中国军工资源网
 
资讯:
公告: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军工资讯服务窗口
军民融合发展平台

产品展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互联网时代:把军事媒体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
中国军工资源网    2016-10-14 08:55:59    文字:【】【】【

当今世界,主要军事强国都把媒体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面对这一趋势,中国军队怎么办?中国军队媒体又该怎么办?解放军报记者姜兴华以中国军事媒体人的责任和担当和一名中国军人的勇气,对这些问题作出了回答。就在今天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报业党建工作座谈会上,姜兴华的回答《互联网时代:把军事媒体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被评为本届会议论坛征文一等奖!互联网时代,中国军事媒体该向何处去,就让我们看看他的回答吧!

互联网时代:把军事媒体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

互联网大潮汹涌袭来。世界主要军事强国都把媒体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留给中国军队媒体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军队媒体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媒体,而是一种新型作战力量,其融合发展是建设与我军使命任务相适应的新型作战力量,是推进传播力生成模式的根本转变。打赢“第二战场”,你做好准备了吗?

互联网使军事媒体变成特殊的作战武器

22年前突然“冒”出的互联网,几乎与世界新军事革命同步。

当前,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互联网作用下的信息主导成为制胜关键,体系对抗成为基本形态,网络空间成为崭新战场,精确作战、立体作战、全域作战、多能作战、持续作战等成为新质战斗力的重要体现。世界主要国家都在加紧推进军事转型。

在这场革命中,美国一直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军事专家将其比喻为世界军事发展态势上的“美军‘袋鼠效应’”——美国始终跳跃在世界前头,在发动战争的同时也引发了世界新军事革命,同时还借助互联网,引发了世界舆论传播的全方位革命。军事技术,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和战争形态的革命性变化,对国际政治军事格局产生重大影响的同时,也对舆论传播产生了重大影响。

舆论专家认为,美军引领的舆论战,有三个方面的作用:使人们的舆论战观念发生了根本变化;认识了舆论战的巨大威力;看到了舆论传播的发展方向。

这三个方面的作用是“有形”的。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军事战场一样,美军的舆论战一场打得比一场新颖,甚至让人眼花缭乱。“互联网给媒体插上了神奇的翅膀!”舆论战专家惊奇地发现,由于报道手段发生了根本变化,媒体对战争的“轰炸”,如同美军对伊拉克的地毯式轰炸,其穿透之快、覆盖之广、渗透之强,史无前例。

阿富战争中,美军利用通信卫星加强“美国之音”“自由欧洲广播电台”等广播宣传能力,增加对中东地区电台、电视台的频率,延长普什图语和波斯语节目的播出时间,扩大了宣传效果,美军也由此控制了舆论传播权。伊拉克战争中,美军使用了大量高科技新闻手段,通过近乎现场直播的方式,对“斩首行动”“震慑行动”等进行了电视报道,极大地削弱了伊拉克军民的抵抗意志,最终导致几十万伊军“集体蒸发”,伊拉克政权迅速瓦解。战区一度只有美军“一家之言”。

现代战争是互联网时代媒体的特殊舞台。近20余年来以美军为“主角”的每一场战争,已经使媒体成为一种由特殊走向普遍应用的作战武器,以全新作战样式向对方实施攻心夺气乱谋的作战;把公众的情绪引向战争;麻痹对方,营造战争迷雾,增加战争进程中的不确定性,等等。传媒在加大自己影响力的同时,也在更广阔的领域、范围,更高的层次影响战争。甚至可以说,没有传媒就没有战争。战争与传媒几乎成了“孪生兄弟”。

互联网时代舆论战呈现“一边倒”的不对称性

美国人说,21世纪的战争是“班长的战争”。这话听起来有几分天方夜谭。但美国人正用现实告诉你未来发展方向:新型战争需要新型军队。

2011年5月1日,美国海豹突击队奉奥巴马指令,黑夜深入巴基斯坦腹地猎杀本·拉登。远在大举彼岸一隅的奥巴马和其助手,如同在看好莱坞大片一样观看了本·拉登被击毙的全过程。这与其说是“观看”这次行动,倒不如说是奥巴马以特殊的方式在打一场舆论战——美军派去20多个人,乘着直升飞机,在近似“直播”中击毙了本·拉登。难道仅仅是这20多人,就能让把美国乃至世界搞得十几年不安宁的本·拉登从地球上消失吗?完全不是。

按军事战略家们的说法,这实际是美军整个作战思想、作战体系击毙了本·拉登。奥巴马其实是在“展示”美军新型作战形态和军事革命——海湾战争之后,美军废除了“前线”概念,战争发展成为以“斩首”为核心,打击经济设施为重点,摧毁敌国人民意志为根本的全新模式战争。击毙本·拉登的过程,正是这一新型作战形态和军事革命的凸显。翌年9月6日,美国达顿出版公司出版的《艰难一日——击毙本·拉登亲历记》一书,更是把这种新型作战形态和军事革命进行了全方位“展示”。可以说,美国等西方国家,把舆论战渗透到了军事行动全过程的方方面面。

这其实也在告诉我们:新型战争需要新型军队,更需要军事媒体在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

美军正在把这一“特殊需要”变为现实。美军《联合公共事务行动指南》提出,影响盟国和国际舆论对美国及美军的评价,直接影响美国与盟国军事联盟的成本、战争成本的高低等。主管公共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麾下有专门的电台、电视台和多种权威刊物,各军种联合司令部也都有自己的公共网站,这些都是美军打舆论战的重要平台。早在2006年,美军就组建了“媒体战部队”,主要鏖战在互联网上,为美军军事行动服务。2011年成立的国防媒体局人员编制2400名,每年经费达2亿美元。近年又围绕其全球战略,不断加大军事媒体建设力度,快速向全媒体转型,放大美国在全球的声音。目前,美国的国防部网站信息海量,既有致力于赢得国际社会好感和认同感的有关美军国际维和、人道主义援助等信息,也有彰显美军战斗力的先进武器、作战理念等威慑信息。

美军围绕“特殊需要”的努力形成了不争的事实:军事强国往往也是舆论强国,美国等西方国家垄断着世界大部分地区近90%的新闻信息传播。美国在线、维亚康姆等六大传媒公司掌控了国际媒体市场,美联社、合众国际社、路透社、法新社四大通讯社更成为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媒体的主要信源。据权威统计显示,仅美属传媒集团就控制全球超过75%的视频节目制作;BBC、CNN裹挟着西方意识形态在全球范围内无孔不入;好莱坞用“铁匣子中的美国价值观”攻城略地。

在美国的带动下,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国已公开宣布正在实施的新军事革命中,把舆论战纳入重要内容,俄罗斯、印度、越南等国在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中强调加强媒体信息化建设,加快全媒体建设步伐。

中国军事媒体如何出击“第二战场”

强媒体就是强战斗力。作为“第二战场”,我们应如何迎接互联网提出的严峻挑战?

2015年12月25日,习近平主席视察解放军报社时强调,要研究把握现代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强化互联网思维和一体化发展理念,推动各种媒介资源、生产要素有效整合,推动信息内容、技术应用、平台终端、人才队伍共享融通。这是继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后,习近平再次强调“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这充分体现了习主席对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深谋远虑和强烈忧患,同时也牵引出了新形势下军事传播的时代课题,指明了军事媒体融合发展要遵循的规律,揭示了军事媒体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的努力方向和战略途径。

以解放军报社为代表的军队新闻单位性质地位特殊,既是我军舆论战的专业力量,又是战略战役机关的组成部分,更应把融合发展摆到战略位置上。军事媒体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媒体,而是一种新型作战力量,其融合发展是建设与我军使命任务相适应的新型作战力量,是推进传播力生成模式的根本转变。

形势逼人,军事媒体只有顺应时代潮流融入这场革命,主动迎接挑战,方能浴火重生。

新形势下,我军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现代化水平与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的要求还不相适应,军事能力与履行我军历史使命的要求还不相适应。破解这两个“不相适应”,除了要在军事上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还要在信息化传播能力上有实质性突破。对军事媒体本身来说,面临的是“双重使命”,也是“双重难题”。因为,作为构成军队战斗力重要要素的传播力,它的现状,从一定意义上说,既直接关乎和影响着军队的整体战斗力,又给自身提出了挑战:如何破解互联网时代西强我弱的舆论格局?

当前,在互联网格局下的舆论传播上,我们面临的问题和军事上的主要矛盾一样,同样也是两个“不相适应”,即传播能力与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新闻舆论战的要求还不相适应,与新形势下军事媒体的职能使命不相适应。对军事媒体来说,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既是为了更好地发挥其特殊作用,促进军队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变,也是解决自身两个“不相适应”的问题。解决了自身两个“不相适应”的问题,就能进一步推进军队战斗力生成模式的转变;推进军队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的过程,也是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的过程。二者相互促进,互为影响。简言之,加快融合发展步伐,把媒体当作新型作战力量打造,是破解两个“不相适应”“双重难题”的内在要求,和加快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一样,是迎接新军事革命严峻挑战的必然选择。

和军事战场一样,互联网时代舆论战场留给我们的机会少之又少。传播力,很容易成为一个国家和一支军队的“阿喀琉斯之踵”。落后就要挨打同样适用舆论战场。

互联网时代中国军事媒体要实现“两个突破”

现代战争表明,互联网时代,舆论战是衡量一个国家、一支军队是否具备现代战争思维的重要标准之一。

打赢,先要敢于打败自己。观念是我们最大的突破口。

强化互联网思维是习主席近年来反复强调的一个话题,视察解放军报时,习主席围绕媒体融合,就强化互联网思维提出了“要顺应互联网发展大势”“利用互联网特点和优势”等要求。

融合的关键在于思维融合。在思维融合的基础上搭建平台、以平台的融合构建新型传播生态,这是融合发展的方向,也是强化互联网思维的具体体现。也就是说,融合发展必须把强化互联网思维放在首位。这是实现“弯道超车”的“指路标”。当前,中国军事媒体亟待要实现“两个突破”——

1、要突破传统新闻出版流程意识

突破传统新闻出版流程意识,就是要确立与全媒体时代传播相适应的时效意识、全时空意识和多元化角度意识,使阅读产品由单一渠道与单一形态向多元渠道与多元形态转变,实现一元化生产,多样化发布,多渠道传播,为不同需求的用户同步提供适配各类终端的阅读产品,有效扩大阅读产品的全方位覆盖。这需要强化三个方面意识。

第一,要强化危机意识。现代战争实践证明,强舆论就是强战斗力。要站在有效履行军队职能使命的高度,充分认识突破传统新闻出版流程,是加快转变传播力生成模式的基础,不仅事关媒体自身发展,更事关部队战斗力建设,与实现强国梦强军梦密切相关。要着眼未来舆论战场,盯住短板,把“危机感”变成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的动力。

第二,要强化先声夺人意识。先声夺人就是主动亮剑,快速发声,及时传递信息,抢占话语权。军事媒体担负着抢占舆论战制高点、坚守党的舆论阵地、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的光荣使命,在事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重大问题上,特别是在一些国内外受众高度关注的问题上,更要先声夺人。

第三,要强化敢于突破禁区意识。适应全媒体时代的要求,必须自我否定、自我超越,突破思维定式,树立科学的思维方法。要从根本上确立融合发展理念,既把融合发展看成是一场关系到军事媒体长远建设的革命,更当成是一场始于足下的攻坚战:不是简单的修修补补或量的增长,而是整个系统集成后形成质的裂变;不是各自为政,而是联合作战;不是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而是此长彼长的双赢。

2、要突破传统方法手段意识

突破传统方法手段意识,就是善于用好全媒体时代出版的手段方法。要做到这一点,要确立四个理念。

第一,要确立善用网络媒体理念。当前的受众(网民),很多是“中间派”,网上热点问题谁引导在先、谁引导巧妙,就倒向谁。争取到大多数“中间派”,就占据了主动权。网络媒体在这其中起到的“推手”作用,甚至超过了军事打击和威慑。如被称作“一筐水果引发的革命”最能说明问题。突尼斯一个街头卖水果的小贩自焚的视频突然在网上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最终被舆论激起愤怒的民众走向街头,引发了一些过激言行,致使安全局势失控,国家政权在几天之间就宣告垮台。这说明,舆论生态和网络格局已根本改变,媒体人必须善用网络媒体。要结合传统媒体转型升级,在选题策划中优先想到“网”;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互动中要优先利用“网”;在寻找选题兴奋点时优先围绕“网”。

第二,要确立“联合作战”理念。媒体中的“联合作战”常常引发了“1+1>2”的效应。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新媒体“直播”军事行动,包括报纸、图书等在内的传统媒体解读“背后”新闻,舆论威慑下几十万伊军“集体蒸发”。

要打破“单枪匹马”格局,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要互动“联合”,优势互补。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要相互“借船出海”。不同隶属关系媒体要注重“联合”,还要与部队相关部门及地方媒体“联合”,步调一致。军地新闻媒体人之间要相互协力,整合资源。军事媒体尤其要打破“关门办媒体”的惯性思维,主动并善于与地方媒体、网络“大V”合作,善于“借力”,助我发力。

第三,要确立全媒体时代的服务理念。有传播专家提出把受众视为“用户”看待,把媒介当作“产品”经营。要针对传统媒体传播信息比新媒体慢,在报纸、图书等传统出版中多下“为什么”和“怎么办”功夫,把耳熟能详的话题讲出新意。要适应读者审美情趣变化,俯身贴近官兵,用事实说话,讲述吸引人的故事。要适应“读图时代”特点,满足受众尤其是青年官兵和地方军事爱好者多视角获取信息的诉求。

互联网时代中国军事媒体面临“两大任务”

提高以打赢信息化局部战争新闻舆论战能力为核心,使传媒的独特功能在强军兴军中得到更有效的体现和发挥,是新形势下政治工作的一个重要内容。习主席关于“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重要阐释,深刻揭示了军事媒体占领信息传播制高点的努力方向和战略途径,是我军“生命线”创新发展的重要实践。

互联网时代,中国军事媒体面临“两大任务”——

1、打造与我军使命任务相适应的全媒体技术平台

全媒体传播的基础是全媒体的采集、加工和生产能力。从某种程度上说,技术决定传播力。人民日报社目前已建立起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从2015年全国两会至今年2月,“中央厨房”已生产了2100多件新闻产品,全球各类媒体广泛转载。

目前,我军媒体的新传播形态对新闻即时性和多媒体内容的需求,给传统的传稿手段、稿件处理方式带来了新的挑战。建设全媒体平台势在必行。在这个平台里,有关某一军事新闻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素材将统一进入一个综合数据库,不同的部门将根据所属媒介的特点,对原材料进行专项加工、差异化传播,使各类新闻信息实现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传播,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不同平台上有序发布,立体呈现。

2、建立与我军使命任务相适应的全媒体运行机制

美国国防媒体局的信息综合大楼,能同时容纳1500人办公,最大特点是平战结合、平战一体。这凸显了其全媒体运行机制的要义——既负责具体的舆论战指导、管理和实施军队的宣传工作及技术培训工作,还通过所有可用媒体为全球美军和国内外受众提供信息服务。

国内一些地方同行,近年来在这方面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广州日报社2014年12月1日推出深度改革,通过成立中央编辑部,实现了统一指挥、统一把关,滚动采集、滚动发布,多元呈现、多媒传播。记者不再是单一的文字和网络记者,而是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记者半小时内发140字的快讯,两小时内发500字的消息;记者次日要采写的新闻提前进入了中央编辑部视野;强化滚动新闻和报纸新闻的差异,新闻呈现不再是“一张脸”。

互联网时代,要求我们重新审视媒体运行机制,再造新闻采编流程。以解放军报社为例,近年来报社注重统筹资源,初步建立全社办新媒体机制,记者不再是单一给纸媒供稿的文字或图片记者,同时还是中国军网、解放军报客户端和军报记者微博微信记者。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还组建了解放军报融媒体,初步形成了人人都有新媒体传播理念的意识和行动。但从总体来看,距离真正实现资源共享、多元呈现还任重道远。只有着眼我军使命任务,立足媒体实际,构建全媒体时代的资源共享机制,融合发展才能迈出实质性步伐。

来源: 中国军网 作者: 姜兴华 配图:罗园

浏览 (358)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军工咨询服务平台
军民融合发展平台
中国军工资源网官方网

关注官方公众号